橙绿色

双声协奏曲

#处女作 多多指教

完全私设

ooc是我的,他们是互相的

如有雷同,真不知为什么

纯粹个人观感,谢谢你的阅读。

小久视角


       又一次听勃拉姆斯的G大调第一奏鸣曲不是在下雨天了,也不是在老师家那间有些穷酸的琴房里,我甚至都不再用CD连着音响,开着节拍器盯着乐谱,也没有再坐在钢琴前好几个小时耳边还有一个人絮絮叨叨,仅仅用着一个听不清交响乐低声部的手机,还抱着一床被子,躺在薄薄的垫被上,由着音乐软件随机播放。

       夏天的雨水仿佛没有尽头,一场雨可以从睁眼持续到闭眼,练琴的时间也没有尽头,黑键与白键本可以有无数种排列,但只要出现错误的组合手上就会挨一记火辣辣的拍打,单调的节拍器和老师用脚打着节奏的声音无限地延伸了练习的时长。断断续续的音符是不能弹出来的,不够果断的处理方式是会挨骂的,背谱不及时是严重的失误。从学琴的那年开始,每年夏天长达两个月的集中上课,带着乐谱从外部世界的潮湿到老师家琴房的阴凉,我清楚地记得手臂上每个细毛孔都在渗出细密的冷汗,也因此开始讨厌每一个夏天。

       为了参加老家当地第一次举办的比赛,我再一次与勃拉姆斯相遇了——老实说我一向不喜欢这个保守过头的音乐家,宁愿去弹李斯特让自己手指抽筋或者巴赫平均律烦死自己,作为一位与李斯特、瓦格纳这些令人沉迷的疯子处于同一时代的大家,他总是格外严肃。老师勒令我去打头阵活跃气氛,顺便当开幕式的背景音乐。厚厚的一叠谱子感觉比石头还重,密密麻麻的音符像一群让人头皮发麻的蜂群,还没回过神来,一阵利落的脚步声在我身边停住。

        “你看不出来这有四行乐谱吗?”有些讽刺的、不耐烦的语气在我上方响起,现在想来还格外清晰,就是小屁孩的趾高气扬和小天才的敏感骄傲,“我俩一起演奏。”

       我听过他的名字,他是众人皆知的天才,看到他的名字,我总会恶意地想,看来艺术就是爆炸这句话,有一定的道理。

       老实说合奏不一定是值得纪念的事,有可能充斥着互相嫌弃、吐槽和满满的憎恶感。我看不惯他的自以为是,他也讥笑我的天性愚笨,曲目需要表达的感情往往是争论的焦点,毕竟它的别称是“雨之曲”,但究竟是哪个季节的雨,我俩常常各执一词,也多次因此冷下脸来无法合拍。

       他一生气就会恶意地让小提琴发出尖啸,我就会开始烦躁地拍打琴键,曲子有十分钟之长,我们为了磨练各自的部分花了很多时间,但一旦合拍就是灾难现场。他趾高气扬的要求我合上他的节奏,我只冷漠地说出自己的意见,然后他会跳脚,尖声说着:“主旋律是我!”

       “那你就独奏啊。”

       “一个声部不够完整,你必须衬托我,曲子才出得来。”

       “我才不觉得这个曲子是你说的那种夏天的雨呢,”我有些愤愤不平,“非要狂风暴雨似的一天到晚这么下一整天,还电闪雷鸣的。”想粗鲁地翻动乐谱,但摸到脆弱的白纸又只是轻轻地翻了过去,“你天天说要考虑作曲者的感受,勃拉姆斯可是写给克拉拉的,那可是让他喜欢了一生的女人。再说了,我听到的演奏方式......”

        “所以才要把他隐忍的感情释放出来啊,你一天到晚听别人的演奏方式怎么行。”他径直打断了我的话,低下头看我,“那就不是弹勃拉姆斯,而是模仿别的钢琴家了。”

       我忽然觉得挺有道理。

       话说通了就一切好说,合奏也慢慢水到渠成,老师也长吁一口气。接近四个月的练习只是为了一场十分钟的演出,两个月的合奏成果勉强有了及格的分数。当然,大家都不在意我们演奏了什么,也没注意到我们的演奏,吃吃喝喝、各种开怀,只有我俩自得其乐。

       稀稀拉拉的掌声结束了这场草率的比赛开幕式,会场散的很快,我在后台磨磨蹭蹭地找眼镜,头上挨了一记。

       “也亏得你这个近视眼不带眼镜上台还没弹错键,”他把眼镜递给我,又是一副嘲讽的口吻,“合作不错。”

       我渐渐习惯了他这种说话的方式,也懒得再反驳他,只是扯着嘴巴笑了笑。

        “丑死了,不想笑就别笑啊。”跟平日里的短衣长裤不同,他穿着颇为正式的正装,还精心地梳了个很成熟的发型,而我倒是普普通通的一件白衣黑裤,朴素至极。“你这身衣服也丑死了,演奏这种事肯定要正式对待。”

       “反正我是衬托你的。”

       “白痴话,这可是双声协奏曲。”

       他伸手,认真地与我握手,“你真是糟糕的钢琴伴奏。”

        “.…..到了这个时候都没有一句好话啊。”

        我俩平视着对方,也没什么更多的话了

        确实没有更多的话了,下一秒鼻尖就是他的味道,出乎意料的没有很冲的感觉,就像夏天雨后给予我的澄澈感,一切都可以尘埃落定下来。

        



小透明的话

非常致歉

希望各位读者老爷给我提意见呀

如果有老爷愿意看下去考虑随后写一篇咔酱视角的